马修

auto小号
可拆可逆无雷不虚
你找到我了ψ(`∇´)ψ!

【帕佩】佩利学家

*帕佩帕无差

*短篇完结HE

*自己吃的糖饼子

*有OOC

 

 

  

  "有得必有失。"

  黑色的钢笔写出了黑色的字迹。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学校统一印刷的试卷纸质非常恶劣。

  "一枚硬币也有正反两面。"

  夏天的太阳透过窗子照进来,教室外的蝉鸣一声比一声乏长。

  "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左脸,那就把右脸也伸给他打。"

  帕洛斯眨了眨眼睛,把能想到的句子一股脑写在了卷子上。

  "同样是面对半杯水,左边的人笑了,嘴里说‘太好了,还有半杯水!’,右边的人哭了,嘴里说‘太糟了,只剩下半杯水了’。问题是:这幅漫画表达了什么?"

  ——表达了面对同一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

 

  『不对。』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表达了事物有向相反的方相互转换的性质。

 

  『不对。』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帕洛斯的钢笔有些没水了,在试卷上留下了一道浅灰色的划痕。他随手把钢笔丢在一边,又取了一只蓝色签字笔,毫不介意的继续写了下去。

  ——两者必选其一,舍鱼而取熊掌。

  帕洛斯用签字笔在试卷结尾画了一颗蓝色的星星。

  答卷结束。

 

  『不对。』

 

  他抬起头,教室里还有至少一半人没有写完试卷,佩利算在这二分之一里,正在努力啃着他最后一支笔的笔头。

  "有得必有失。"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眼神,隔着半个教室,佩利转过头来冲他露出一个傻笑,蠢的惊世骇俗。

  古代现代国内国外各位伟大的哲学家文学家历史学家统称为佩利学家。

  帕洛斯百无聊耐的想。

  有得必有失的意思是薛定谔的静态佩利二重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意思是佩利遇事发生化学反应转化成另一性质。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意思是动态佩利的量子叠加状态崩塌为唯一状态。

 

  没错,就是这样。

  写在试卷上你们也不会信,但是真理毫无疑问掌握在帕洛斯大人手中,通过对样本佩利的研究,理论人类学家田野人类学家生物学家神学家都能得到完美的数据样本。文学家应该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作诗赞扬佩利学这一核心学派,尽社科人文微薄之力推动世界科学和佩利学派共同进步。

  这才是试卷命题人的出题思路。

 

  『正确。』

 

  就是这样。

  帕洛斯抬头看了看表,距离考完离场还有十分钟,佩利已经彻底放弃了答卷,愚蠢的笑容还是岿然不动的挂在他的脸上。

  好像一只叼着骨头的蠢狗。

  汪汪。

  还有十分钟,就会老实回到他的身边。

  下课以后吃点什么好呢?

 

 二

 

  佩利学:一门综合性科学,主要把佩利作为研究对象,通过观察分析佩利的日程,建立一套系统的理论体系,在佩利学方面最具有权威性的大师是帕洛斯先生。

 

  ——以上内容收录于每个平行宇宙的帕洛斯脑中。

 

『佩利学的现状』

 

  早晨七点五十五分。

  帕洛斯吐掉漱口水,对着镜子照自己被染成蓝色的舌头。

  看着还蛮酷的嘛,有点像吃了一嘴墨水洗过三遍的样子。

  他眨了眨眼睛。

  分针走了一步,一声微不可闻的"滴答"。

  帕洛斯脱掉睡衣,卷成一团丢进衣篓中,从衣柜里又翻了一件白T恤套上,T恤的图案和穿脏的那件一样,和穿脏的那件同款样式的衣柜里还有一打。

  嘀嗒嘀嗒。

  现在是七点五十八分。

  帕洛斯伸了个懒腰,拉开了窗户,一阵凉风吹了进来,楼下的柳树好像发了芽。

  滴答。

  还有十一分钟。

  准备妥当的帕洛斯躺回到了床上。

  等着十一分钟后,佩利就会提着早点来找他。

  到那时,他可以坐在床上数够一百,把被子铺开叠一次,再慢悠悠的去开门。

  绝对会是这样。

  他简直可以在脑子里闻到佩利嘴边的包子味。

  好恶。

  但是已经注定的未来绝对不会改变。

  佩利世界的真理掌握在全能全知的帕洛斯大人手中。

  至少他本人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帕洛斯此刻聚精会神的盯着门,不紧不慢、胸有成竹,没有任何不满。

  还有一分钟。

  轻微的脚步声隔着门板传了进来,有人进了楼道。

  帕洛斯心情愉快的笑了起来。

 

  他在等。

 

  三

 

『佩利学的特点和目的』

 

  佩利和别人是不同的。

  帕洛斯很清楚这一点。

  他缺少为人最基本的质疑心理,又比别人拥有更敏锐的直觉。在遇事的时候,他的反应永远无法预测。和平凡庸碌的其他人相比,佩利永远那么有趣。

  举例而言,他永远不会意识到女孩在2月14号时送给他巧克力意味着什么。这并不是指佩利不清楚情人节是几月几号,但是这个词永远不会被用来理论联系实际。有人送礼物不收白不收,但是糊里糊涂收了之后怎么处理就是他的事了。从初中开始,帕洛斯就以狗吃巧克力会死的理由接手了佩利稀稀拉拉为数不多的全部巧克力。包装好看的就拆开,包装不好看的可能会吃两块。不过最后全部都进了垃圾篓,和帕洛斯吃剩的橘子皮躺在一起,可怜的不忍直视。

  过分,帕洛斯你怎么可以这么伤佩利迷妹的心!天使帕洛斯在帕洛斯脑子里捏着嗓子尖叫。

  没办法嘛。恶魔帕洛斯以压倒性的实力一拳打爆了天使帕洛斯的头,占据了脑内争执的上风。谁要吃送给佩利的巧克力啊,送给我的巧克力可是认真吃完了的。

  倒在地上的天使帕洛斯一动也不动。

  恶魔帕洛斯胜利!

  帕洛斯把佩利的巧克力全都分到了不可回收垃圾那一波。

  只是,在帕洛斯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倒在地上的小帕洛斯小声的说了一声。

  "讨人厌的嫉妒男。"

   佩利的质疑心理就是匮乏到了这个程度,他的思维直的一条大道通罗马,这么多年也没考虑过为什么每年2月14号都有人送他巧克力,为什么每年3月14号都会有人问到他怎么没有准备回礼,为什么每次问到这个问题帕洛斯都含糊其辞,用没品的冷笑话应付过去。他能注意到的是,有谁躲在墙角偷偷看他,心里局促不安,表情慌乱犹豫,手心里可能还出了汗。这样的表情让他觉得有些苦恼,干脆当是做好人好事照单全收。于是,佩利在对方没开口之前,就主动迎上去,伸手把巧克力要了过来。

  虽然帕洛斯说的对,他确实不喜欢吃巧克力。

  只是,无论如何佩利也不懂得一件事是,主动拿走了他全部巧克力的帕洛斯,虽然脸上在笑,身上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开心的氛围。

 

  如果你在沙漠旅行,渴到不行时候,面前正好出现了半杯水,你会露出什么表情?

  你会笑着说“太好了,还有半杯水。”还是会哭着说“太糟了,只有半杯水了。”

  

  无论选择哪个,都不是佩利学的研究范畴。因为人类的反应归根结底只有那么多种,就算你出格的选择“我不喝这杯水。”或者"这杯水不会让我的内心产生一丝波动!"也不过是把自己划到了小众的范畴,和其他自诩小众的穷酸文青抱团取暖而已。

  但是佩利是不一样的。佩利根本不会思考这些问题,因为他根本不会遇到这种状况。在佩利站在沙漠上的一瞬间,他就能感受到哪里有水。可能是绿洲、一片稀薄的积雨云、某颗仙人掌偷偷储存起来的水。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感受到渴,佩利就知道去哪里解渴。

  所以啊,普通到不行的你们喝的半杯救命水,可能就是佩利喝不下随手丢在沙漠里的。

 

  帕洛斯偶尔也会想,是不是因为佩利太过敏锐了,所以才会像丢垃圾一样丢弃常人不能失去的那些东西。他可以一眼看穿有什么东西不对,却缺乏解读它的能力。他就像是人皮野兽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不解。

  在佩利的眼中,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帕洛斯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啊。

  在他心里有着那么一点点,被头破血流的天使帕洛斯控制的地方,在一直一直不间断的告诉他。

  "我想更了解佩利一点。"

 

  "观察的再仔细一点。"

 

  "相处的再久一点。"

  ……

  ……

  但是帕洛斯从没听过他的声音。

 

  他自己的。

  心声。

 

  四

  

『佩利学的历史沿袭和发展前景』

 

  在帕洛斯的记忆里,佩利就像是幼儿园的手指画、雨后绣球花叶子上的蜗牛、还有黄昏、暴雨和伤口上的痂印一样理所应当。两家碰巧住的很近,又都是男孩,就经常一起玩。那个时候,佩利的不同还没有表现出来,帕洛斯也不像现在这么性格恶劣,只是两个普通的小孩子,凑在一起玩GBA上的口袋妖怪红宝石,冬天分享一条长长的围巾,夏天溜到河边去玩水。

  在某一年的盛夏,帕洛斯又伙同佩利翘掉了补习班,揣着几块钱硬币在街上乱逛。但是去游戏厅的钱怎么都凑不够,青春期躁动的精力又实在需要发泄,佩利就提议要在小区里玩捉迷藏。

  "滚啦…哪有十岁的小孩还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气质成熟的帕洛斯大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这一无礼要求。

  "来玩啦来玩啦来玩啦!!!"

  "我不…"

  "来玩啦来玩啦来玩啦!!!"

  "你好烦…"

  "反正也没有事干!!!"佩利的红眼睛闪闪发光。

  ……根本就不是可以拒绝的眼神。

  "…就一次。"帕洛斯妥协。

  "嗯!!!"

  因为玩家只有两个人,所以选择用投硬币决定胜负,选择人头的佩利赢了,兴奋的拔腿就跑。

  "数够一百再来找我!"

  帕洛斯耸了耸肩,背过身去,兴致乏乏的数起了数。临近黄昏,阳光没有那么耀眼,红色的太阳正从远处大楼棱角分明的黑色影子里慢慢落下、消失、落下、消失,天色越来越暗。时限也终于到了。

 然而不管是花园、喷泉、广场、还是停车场、小卖部、塑料滑梯,都没有佩利的影子。

 会不会是已经回家了?

 佩利可不是那样的聪明人。

 但是帕洛斯已经不想再找了。

 于是他强迫自己接受了蹩脚的佩利回家论,慢悠悠的晃回了家,吃饭洗澡,九点整准时看新闻联播回放。在睡前刷牙时,有人敲响了门,模模糊糊的声音传了进来,说的似乎是佩利有没有在这里。

  帕洛斯吓得一口把牙膏沫吞进了肚子里。

  

  佩利还没有回家。

  他还沉浸在那个蠢不拉几的捉迷藏游戏里,等着帕洛斯从哪个角落里把他揪出来。

 

  帕洛斯扔掉牙刷,穿着睡衣冲出了家门。

 

  夏季的暴雨总是来得措不及防,明明白天的气温足以烤干沥青马路上的青蛙,现在天空中却覆满了阴云。帕洛斯在小区里跑来跑去,甚至检查了每一栋大楼的楼道,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在小区某个脏兮兮的仓库里找到佩利。

  说是找到也不太合适,因为当他走到那里时,是佩利在被锁住的仓库里大喊了一声“帕洛斯!”

  “帕洛斯!是不是你在外面!我能感觉到你在!”

  “佩利?”

  “嗯!”佩利好像很高兴,“你超时了,这次是我赢了!”

  “…笨蛋啊你。”

  为什么到现在还在乎这种小事啊。

  “你才笨蛋!这么久都没找到!你是最大的笨蛋!”

  可能是因为在佩利眼里,这根本不是什么小事。

  “好啦好啦…”

  所以,等了这么多个小时,甚至等到仓库的门被锁起来了,等到暴雨将至,也一直咬着牙,等着帕洛斯找到他。

  真是个奇怪的小孩。

  

  后来的事帕洛斯自己也记得不太清楚,记忆似乎选择性筛掉了这一段。好像他也不知道怎么也进了仓库,和佩利在灰扑扑的仓库里窝了一晚上,第二天管理员来开仓库的时候,才发现仓库里还有两个小孩。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帕洛斯开始意识到佩利是不一样的。

  就像是无神论者得到神召,叛依了伟大神明一样,帕洛斯从这一天开始,成为了一名佩利学家。

  实在是个再奇怪不过的小孩。

  

  但是与帕洛斯不同,佩利永远记得那个夜晚。

  帕洛斯来仓库找他的那个夜晚。

 

  暴风雨将至,大风卷起沙尘,仓库旁的香樟树沙沙作响,树枝灰色的影子在地上摇摆不定。

  帕洛斯用力砸门,但是铁门巍然不动,只有门锁发出的沉重的闷响。他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00:42,除了两盏昏暗的路灯发出的灯光以外,世界上再也没有别的光源,黑暗的疆域无限向外扩展,最后的热度存在于帕洛斯剧烈起伏的胸膛之中,隔着肋骨"嘭嘭"作响。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我是你无法逃离的愧疚。

 

  他用力咬住牙关,用发绳把碍事的头发绑起来,顺着窗边的香樟树爬了上去。雨已经开始下了,雨点打在树叶和他的眼睛上,雨水顺着指缝和粗糙的树皮流了下去,他的手指很痛,指甲的前端发白,后背出了汗,衣服黏答答的贴在背上。

  我是你必须背负的负担。

  他抬起头,向下俯视,地面隔着三米在他的下方,已经积起了小小的水潭。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他小心的在树干上移动,向前两步,树枝摇摇晃晃,脚下重心不稳。他用力向前跳去,扒住了冰冷的水泥窗台,顺势从窗外滚了进去。

  我是你无法割舍的执念。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心脏跳动过快会不会导致爆炸。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有人接住了他。

 

  —— "我是你走投无路的救赎。"

  他嘭嘭跳动的心脏在耳边这么说。

 

  有人在临界点拆下了引线,嘭嘭声戛然而止。

  眼前是佩利红色的眼睛。

 

  仓库空间狭小,空气带着沉闷的灰尘味,身体渐渐冷下来以后,帕洛斯缩起了身子。为了让他暖和起来,佩利抱住了他。

  如果是平时,帕洛斯绝对不会允许佩利抱他。但是这一次,帕洛斯没有出声,他看起来像睡着了,但是佩利知道他还醒着,他只是太累了。于是,佩利干脆岔开腿,从背后把帕洛斯整个抱在怀里。

  就像是小狗蜷起来用皮毛取暖。

  在暴雨夜的仓库里,佩利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还有隔着皮肤、肌腱、被肋骨牢牢圈在内侧的帕洛斯的心跳。

 

  我就知道你会找到我的。

  佩利开心的想。

  不过这次还是我赢了。

  不管我在哪里,你都会找到我的。

  有帕洛斯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佩里的心里愉快极了,好像有什么一直悬在心中的负担终于卸掉了。

 

  从此以后,佩利不会再烦恼。

  因为帕洛斯会帮他解决一切的。

 

  在那之后已经过了多少年?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过。只是,彼此的生命早就紧紧地绞在了一起,像是杂乱的毛线团一样无法分开。

  被绝对的信任感驱使,舍弃了常识的佩利。

  还有被沉重的好奇和负重感束缚,带着两副常识的帕洛斯。

  今天也,待在彼此的身边。

 

  帕洛斯在早晨八点十分眨眼。

  一只蝴蝶从窗外飞了出去。

  佩利如期敲响了房门。

 

 

END

我上次码字还是去年5月,一年过去话都不会说了OTZ连基本的语言都组不通顺。

只是一个短打,各位看看就好。帕总很OOC我负罪感非常严重。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欢迎找我玩。

评论(30)

热度(108)